检修环境超60℃,室外倒成了“空调房”

时间:2020-08-21 16:00 来源: 作者:admin666 点击:

上海的高温天还在持续。从7月16日入伏至今,这座城市有这样一些人必须在烈日下坚守,确保公共交通的正常运行。

轨交高架站台站务员

不大站台层日巡三万步

13时30分,骄阳当空。在16号线龙阳路站,热辣的阳光从透明顶棚直射而下,站厅层几个大风扇呼呼地吹着热风。

“车门即将开启,先下后上,注意脚下安全。”站务员吴静对着扩音器,重复着烂熟于心的提示。细密的汗珠从额头沁出,身上的衬衫已被汗水打湿。

从早上7时到晚上7时,直面烈日考验的高架站台就是吴静的“战场”。与2号线、7号线、磁悬浮实现换乘,普通车、大站车、直达车相嵌的班次表……不一般的龙阳路站让她的工作复杂了许多。

乘客的问题五花八门。“我要去虹桥火车站,怎么走?”“下一班直达车什么时候有?在哪个站台?”“这是去浦东机场的磁浮线吗?”……有时,四五个人同时围过来询问,吴静总是一一耐心回答,明确而具体。

“大家可能认为,早晚高峰是我们最忙碌的时候,其实平峰时段才是。这是因为早晚高峰通勤乘客熟悉路线,而平峰时段往往游客较多,问询也就更多。”记者数了一下,在短短两分半内,吴静回答乘客问询十次。不间断地说话,在不大的站台层日巡三万步,已是她工作的常态。

“今年因疫情缘故,我们又多了一项工作内容,提醒乘客戴口罩。龙阳路站是高架站,站台确实挺热,很多乘客会把口罩摘下透透气。”几乎不到两三分钟,吴静就要提醒乘客一次。

天气炎热,人容易烦躁。“反复地解释与提醒,有时乘客不理解,他们急躁,我也会急躁。”每当此时,吴静总是一遍遍告诉自己,要耐心。

半小时后,换班时间到了,吴静走向休息室。一路也没闲着,习惯性地观察周围情况,碰上乘客提问便停下解答。坐下后,她畅快地喝起车站为工作人员准备的盐汽水,擦拭着额头的汗珠。“往年酷暑的势头更猛,有时工作服都会留有汗析出的盐粒。”

公交修理车间修理工

发动机器件温度超100℃

与吴静略有不同,早高峰正是巴士三公司修理车间小修组修理工薛燕宏最忙的时候。虽然是一名90后,但他入行已有十多年,对于检修的各个环节游刃有余,可谓是“全能型选手”。

进入修理车间,似乎闷热感没有想象中那么强烈。耳边的公交轰鸣声不绝于耳,在大热天添了一丝烦躁。

“好像并不是很热。”记者大声说道。“开始检修你就知道了。”薛燕宏留了个悬念。

高温天,不止人会中暑,机器也一样。设施设备温度升高后,如果散热不太好,故障率就会提升。相比其他季节,巴士三公司维修人员夏季工作量增加30%至40%。

发动机水温高是夏季最高发的故障之一。打开公交车后盖,便感觉一阵热气扑来。薛燕宏穿上长袖工作服,戴着白色手套,拿起工具准备检修。穿得这么严实,是因为夏季发动机温度很高,特别是柴油发动机,器件温度可达100多℃,不加以保护,容易烫伤皮肤。

发动机排气管区域,就是薛燕宏的“手术台”,环境温度超过60℃。没几分钟,他的深蓝工作服上已是大片汗水印记,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滚落。“排气管温度最高的时候,戴着手套都碰不了。我有同事曾被烫伤,留下永久的疤痕。”

发动机检修往往要花一个至一个半小时。“故障不是单一的,要检查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。”薛燕宏在有如蒸桑拿的逼仄空间里忙碌着,几乎每隔一刻钟就要下车透气。“室外反而成了我们的‘空调房’。”他笑着说。

一天下来,大约有六七辆公交车经他之手恢复“健康”。(解放日报见习记者 束涵)

下一篇:没有了
(责任编辑:admin66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