揭秘上海越剧院夏季集训考核幕后工种

时间:2020-08-25 16:00 来源: 作者:admin666 点击:

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樟脑丸味,这是戏服保管间的特色。刘程程拿起熨斗,烫平白色铜氨丝布皱褶,用别针固定布料、画粉勾线、裁剪,制作水衣。近日,上海越剧院开启“英姿红袖·精粹传承——青年艺术人才助成系列夏季集训”,不仅演员、演奏员需“过关”,幕后服装、化妆、舞美等工种都要经历严格考核。

布料缝边必须规整

一团戏服管理员刘程程、金仲杨遇到的考题是做水衣。水衣为演员登台时贴身穿,以防汗水浸湿戏服。过去水衣为纯棉制作,现在改为更滑溜、舒爽的铜氨丝布料,有极强吸水性,透气性能好、易清洗、有弹性。不过,滑溜布料也为制作带来难度。洗涤后,还需要固定再裁剪。

考官张豫美紧盯刘程程、金仲杨的一举一动。她不要求两人做得快,而更看重一丝不苟的态度与精致工艺。“水衣结构相对简单,考量更多的是细节,比如布料缝边规整。”市面流行的快消品牌衣物,大多直接给布料拷边,张豫美却要求学生们必须先缝上边,再将两块布料拼接,“缝边再缝合,衣袖连接处结实耐磨,不会出现穿着一用力就脱线的现象。”

刘程程、金仲杨铺开布料那一刻,评分就开始了。“基础必须打好,考试不要花哨的东西。”张豫美说。水衣像简单版衬衫,刘程程、金仲杨认真在笔记本上画好制作图、标注尺寸。张豫美在意很多细节,比如手持剪刀怎么用力,尖端、中端不同的用力点适用裁剪不同的服装部位;用完别针、画粉,有没有放回盒子。“高明剪裁犹如大厨,烧菜手势干净利落,没有多余动作,整个厨房也干干净净。”

做水衣前,还有加试内容,刘程程、金仲杨要将《碧玉簪》红色蟒袍叠成一尺见方的小块,大红外罩全部折叠朝里,只露白色衬里在外,防止布料由于光线照射褪色,这也是一门老手艺。

“叠衣服是我们从京昆同行学来的好传统。”张豫美解释,“折叠保存是一种传统方式。随着时代发展,很多戏服变为立体裁剪,改用装着轮子的立式长箱子悬挂保存。不过老物件依旧有价值。”管理员许金妹从衣箱里变魔术般掏出丝瓜筋做衬里的小袄,既保暖又有型,现已被弹性棉做的衬里代替了。另一件至少有五六十年历史的竹衣,还在被频繁使用。2厘米长、3毫米直径的竹子小细管,一根根串起组成竹衣,演员把它穿在水衣和戏服之间,将汗水往下引,保护贵重戏服。

张豫美1982年起任上海越剧院服装及造型设计,曾参与新版《红楼梦》《玉簪记》《梅龙镇》、王文娟主演越剧电视连续剧《孟丽君》、电影《西厢记》。早在1996年,她为《玉簪记》做设计,将薄纱用于戏服制作,早早走在今天许多仙侠剧之前。“裁缝说,薄纱透明又软,怎么做?最后我们还是成功了。”上越有多个《红楼梦》版,同是一个林黛玉,有的演员身材丰腴,有的演员纤细,云肩、百褶裙裙褶宽度都要随之调整,有些裙褶还绣了花,演员走路时梅花、竹子图案时隐时现,体现林黛玉性格。

张豫美记得,自己为越剧大师徐玉兰设计戏服时,徐玉兰拿出珍藏多年的旗袍做示范,绲边精细,花纹裁剪后,衣袖、前后襟仿佛还是一块布的整朵花,“令人目瞪口呆。老师傅们一辈子与衣服打交道,竭尽全力地做到唯美、扎实。我们现在做水衣,制作流程与外衣一样。会做水衣后,做水袖、护领就轻而易举。区别在于小生、老生、花旦、青衣的水袖长度、材质,有些四五米长的水袖要专门缝制,便于舞动。”

插发夹是一门技术

考核的第二站在化妆间,化妆师孙伊瑶为复排戏《花中君子》做少女时代陈三两造型,另一位化妆师马越做丫鬟造型。给演员戴上长发头套,简单调整后,两位化妆师在演员头顶夹入假发辫垫高发型,做发髻。一枚长发夹插入,反手一扭,厚厚的发辫牢牢固定在发套上。张豫美说,发套根据演员头型设计,与戏服一样一人一件,“插发夹是一门技术,演出间隙只有几分钟换装,快稳准更换发型,离不开长期锻炼。”

整理好发髻,孙伊瑶快速地给陈三两编辫子,插上水钻头饰,“除了正中的点绸首饰,剩下的都是我们自己做的。”在上越,戏服保管员会做衣服,化妆师会做首饰,许多人都是多面手。她们的师父祝秀莲、孙志贤也赶来“围观”考试。比起已出师的徒弟,祝秀莲、孙志贤更在意化妆间另一侧的新徒弟吴丹、陈晓丹。作为年轻的上越三团化妆师,她们正在学习怎样画老妆,比如脖子也要画一点皱纹……风华正茂的演员变成了老妪,不知谁来了一句,“不卸妆了,下午就这么去排练。”大家笑成一片。考场也是课堂,更像是集中了上海越剧舞台几代幕后功臣的全家福。(解放日报记者 诸葛漪)

下一篇:没有了
(责任编辑:admin666)